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学院 > 司法判例 > 知识产权判例 >
相关文章
    深圳市泛亚环境工程开发设计股份有
    口头约定设计参与被用后未支付设计费的纠纷 【立案案由】:设计合同纠纷 【判例案号】: (2018)粤03民终12536号 【裁判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
    北京兴LV国际会展有限公司与中国装
    展馆展厅装饰工程的结算付款纠纷 【立案案由】:合同纠纷 【判例案号】: (2019)京02民终13868号 【裁判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驳回 ...
    深圳广MEI展览展示工程有限公司与德
    展台制作责任引发的尾款付款纠纷 【立案案由】:承揽合同 【判例案号】: (2018)沪0112民初15382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一审 【 判决结果 】:原告 ...
    爱尚(青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诉上
    展台制作责任引发的承揽合同付款纠纷 【立案案由】:承揽合同 【判例案号】: (2019)沪01民终1141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 ...
    上海瑞NING展览服务有限公司诉意特利
    展会变更导致的参展取消纠纷 【立案案由】:参展合同纠纷 【判例案号】: (2019)沪01民终3584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驳回 ...
    上海鸿与ZHI实业有限公司与创志机电
    展会规模和性质变更造成的参展纠纷 【立案案由】:展览服务合同 【判例案号】: (2016)沪02民终7058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 ...
    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
    擅自使用展装公司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著作权作品复制权 【判例案号】: (2017)沪73民终313号 【裁判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驳 ...
    上海广域艺术设计有限公司与史丹利
    未经许可采用展装公司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著作权作品复制权 【判例案号】: (2018)沪0115民终20424号 【裁判法院】: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一审 【 判决 ...
    哈尔滨欧替药业有限公司与上海秦艺
    擅自使用展装公司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著作权权属与侵权纠纷 【判例案号】: (2017)沪73民终63号 【裁判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 ...
    河北创世纪展览有限公司与河北华发
    擅自使用展装公司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著作权侵权 【判例案号】: (2017)冀0291民初505号 【裁判法院】:河北省唐山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一审 【 判决 ...
    杨欢欢与北京和平伟业展览有限公司
    参展商与第三方未经许可采用别人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侵害作品展览权 【判例案号】: (2013)朝民初字第40667号 【裁判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一 ...
    上海华制改善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商业秘密的纠纷 【立案案由】:商业秘密 【判例案号】: (2018)沪0115民初53931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一审 【 判决结果 】: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
    蒋**诉陈**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
    私人间雇请引发的劳务提供者受害赔偿责任 【立案案由】:提供劳务者受害 【判例案号】: (2019)沪01民终744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 ...
    长城国际展览有限责任公司、雒**与
    布展负责人展馆受伤引发的索赔 【立案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判例案号】: (2019)沪02民终字第5514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黄一*与周懿*、朱元*工伤保险待遇纠
    工伤保险待遇的纠纷 【立案案由】:工伤保险待遇 【判例案号】: (2014)沪高民一(民)申字第871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高级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申诉 【 判决结果 】: ...
    上海光依展览服务有限公司行政(工
    解除劳动合同引发的劳动关系纠纷 【立案案由】:劳动合同解除 【判例案号】: (2015)沪一中民三(民)终字第1501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上海超顺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诉刘
    搭建工人受伤引发的赔偿纠纷 【立案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判例案号】: (2017)沪01(民)终字第9965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上海品光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上
    外出布展工人就餐交通事故的工伤认定 【立案案由】:工人认定 【判例案号】: (2017)沪02(行)终字250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
    上海双盛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诉冒
    布展工人受伤的工伤鉴定 【立案案由】:工伤鉴定 【判例案号】: (2016)沪01(民)终字2279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驳回上 ...
    上海谦如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诉刘
    工厂制作受伤的工伤待遇认定 【立案案由】:工伤待遇 【判例案号】: (2016)沪01(民)终字8345号 【裁判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 判决结果 】:驳 ...
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

来自:会展法律实务    发布时间:2020-03-01    浏览 :

 

 

擅自使用展装公司设计方案的纠纷

【立案案由】:著作权作品复制权

【判例案号】:(2017)沪73民终313号

【裁判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诉讼阶段】:二审

判决结果】: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2526c87d7a5949fa9436a87a00f2cf86(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诉争要点

设计图纸的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应受法律保护,除法律规定可合理使用的情形外,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复制设计图纸内容的,均构成对其著作权的侵犯。本案中,原告提交的往来邮箱后缀名、设计图纸、报价单中均含有原告中英文名称或TEEYOO标识,在被告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该设计图属他人所有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原告为涉案设计图的著作权人。

 

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73民终313号

 

 

诉讼双方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

        法定代表人:GuidoGennasio,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北京盈科(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

        法定代表人:姚**,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法格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啸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沪0115民初14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求

       

        上诉人阿法格玛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一审全部诉请。事实和理由:

        1、2016年8月,被上诉人不知从何渠道得知上诉人即将参加展会,需要进行展台设计和搭建,主动发邮件给上诉人,介绍推销自身公司。并非如一审判决认定“就此事宜与原告进行了多次磋商”。

        2、一审法院仅根据被上诉人发送给上诉人邮箱后缀、附件报价单中含有TEEYOO就认定被上诉人是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缺乏事实依据。

        3、被上诉人的立体效果图是在上诉人提供的平面图纸的基础上,再结合德国宝马展台的设计思路演化而来。原审法院应将被上诉人的平面图、立体效果图与上诉人提供的平面图纸、德国宝马展台做综合比对。

        4、被上诉人的立体效果图核心要素来自于上诉人,抄袭和复制了上诉人的平面图,没有任何独立的创意和设计。并且效果图里不同的细节设计均是行业惯常设计。该图非美术作品也非建筑作品,且不具有独创性,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故不应受保护。

        5、被上诉人给上诉人报价单中也没有包括设计费,说明被上诉人自身亦不认为效果图是有价值的作品,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过高。

 

 

被上诉人答辩

           被上诉人天啸公司辩称:一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天啸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阿法格玛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000元、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公证费)17,540元。

 

 

一审法院认定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天啸公司、阿法格玛公司就展台设计的磋商过程

        2016年8月,阿法格玛公司因即将参加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展会,需要进行展台设计和搭建,遂就此事宜与天啸公司进行了多次磋商。

        2016年8月17日,阿法格玛公司向包括天啸公司在内的各设计公司发送邮件,告知其公司展位号为W3.401,并列出阿法格玛公司对展台设计具体要求,包括:1、参考德国宝马展的设计风格;2、需要会议室;3、背景墙上设置带阿法格玛软管的LED灯;4、背景墙上设置阿法格玛60周年标志;5、电视;6、不需要地板和垫高平台,只铺地毯;7、公司宣传画报需要覆盖所有墙面。同时将展位图及2016德国宝马展台现场照片作为附件一并发送。

        次日,天啸公司即开始对阿法格玛公司展台进行设计,并向阿法格玛公司索要设计中需要使用的LOGO图等。

        同年8月25日、9月1日,天啸公司向阿法格玛公司分别发送初步设计方案及报价单。

        当月13日,阿法格玛公司询问天啸公司能否根据附件提供的平面设计图制作出效果图并报价,并注明:1、需要灯光吊顶;2、只铺地毯不要地板;3、电线都从上面铺下来。该平面图显示展台区域为800cm×800cm,并绘制了展台中包含的展示区、会客区、储藏区、办公区及接待台等位置的大致布局。

        当月19日,天啸公司将最新修改的设计方案交阿法格玛公司参阅并报价。次日,天啸公司再次报价,邮件的附件中含有“阿法格玛Bauma2016烤漆报价-TEEYOO_2016.9.20.pdf”“阿法格玛Bauma2016涂料报价-TEEYOO_2016.9.20.pdf”,包含了明细报价清单及总价,且均在最后附有展台俯视图及立体效果图。

        后阿法格玛公司认为天啸公司报价过高,双方磋商未果,故未签订书面委托设计合同,天啸公司未进一步制作施工图等图纸,阿法格玛公司亦未向天啸公司支付任何费用。

 

        二、天啸公司公证取证阿法格玛公司展台现场情况

        (2016)沪浦证经字第2673号公证书载明:2016年11月24日,天啸公司代理人与上海市浦东公证处公证人员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龙阳路XXX号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对该中心内W3展厅品牌为“ALFAGOMMA”的展示区域(“baumaChina2016”展会W3.401展区)(以下简称中国宝马展台)进行拍照取证。

 

        三、天啸公司设计图纸与阿法格玛公司展台照片、图纸之比对

        (一)天啸公司图纸与阿法格玛公司提供给天啸公司的平面图之比对

        天啸公司设计的立体效果图与阿法格玛公司发给天啸公司的平面图相比,均分为产品展示区、会客区、储藏室及会议室、接待台等区域,两者整体摆放布局基本一致。区别之处在于:阿法格玛公司平面图系由矩形、半圆形、梯形等基本图形绘制而成的黑白平面图。天啸公司设计的为彩色立体效果图,展现出一个以红白色为主色调的三维仿真展台,在展台上方灰色矩形钢筋结构下,增加了四角圆弧处理吊顶,桌椅、门楣、接待台、会客室、展示柜、展示墙等组成部分均得以较逼真的立体呈现,并对字母、标识、贴画、产品等装潢细节进行了设计。

 

 

        (二)天啸公司立体效果图与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之比对

        天啸公司最终的立体效果图与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的共同之处在于:均使用红白色为主色调;顶部均采用了由阿法格玛公司产品灯管组成的灯带,其上均标注了阿法格玛公司“ALFAGOMMA”标识;墙面均安装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展厅内均设有多个展示柜,其中上部约三分之一为透明玻璃设计;均在墙面上多排展示阿法格玛公司的产品灯管。

        两者区别在于:

        1、总体布局完全不同:

        (1)天啸公司设计的展台中间为会客区,会客区两端各依次并排陈列3个展示柜,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中间区域则由桌椅会客区和5个展示柜对半组成。

        (2)天啸公司的会客区一侧由封闭式储藏室及会客室组成,该区域两端各设有一个较短的接待台,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相应区域为一较大的呈“J”型包围储藏室的接待台,延伸至约该区域的一半。        

        (3)天啸公司会客区的另一侧为独立的镂空展示墙,墙体与展台两边均相隔一段距离,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的展示墙为实心封闭式,与另一侧墙体相连;

        (4)天啸公司展台布局为会客区两侧均能进出的敞开式展台,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则为三面封闭仅一侧出口的格局。

        (5)天啸公司的展台顶部在钢筋结构矩形框架下设有一外红内白吊顶,四角为圆弧设计,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未设置该吊顶,顶部只有矩形钢筋结构框架。

 

        2、各部位细节设计不同点:

        (1)天啸公司的产品展示墙从内外两侧均能看到展品的通透镂空设计,俯视呈梯形,两边对称设有自上而下由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中间镂空产品展示区分为由红色墙板分隔的上下两层。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的产品展示墙系在实心墙面上一矩形长条凹槽,在展示墙顶部设有灯光带,展示区没有分层。

        (2)天啸公司会客区设有白色苹果门店式矩形桌,配以方形吧台式黑凳。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使用的是白色圆桌,配以白色方形靠背椅。        

        (3)天啸公司的两侧各有一个较短的接待台,面向展台两边外侧,外口以弧形处理,由液压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从顶部门楣延伸至两侧接待台与之相连。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无此设计,其接待台以较长的“J”型延伸贯穿于展台内部。

        (4)天啸公司的会客区铺有红色地毯,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内未铺设地毯。

        (5)天啸公司会议室、储藏室等封闭区域白色外墙中间使用一条红色色带贯穿,并穿过液晶电视机作为背景墙。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均为白色墙体。

 

        (三)天啸公司立体效果图与阿法格玛公司中国宝马展台之比对

    两者不同之处在于:

    1、天啸公司的灯光带及红白吊顶上标注黑色“ALFAGOMMA”字样,阿法格玛公司展台在同样部位标注红色“ALFAGOMMA”字样。

    2、天啸公司的镂空展示墙中间分为上下两层展示架,阿法格玛公司展台只设置了一层。

    3、天啸公司会客区的吧台凳系黑色方形,阿法格玛公司展台使用了白色圆形吧台凳。除此之外,两者其余的展台布局及装潢设计均基本相同。

 

        四、天啸公司、阿法格玛公司的设计理念

        对于天啸公司最终效果图的设计理念,天啸公司表示其设计理念是整体通透,对展示墙设计成内外均能看到展品的通透镂空设计,增加展台的通透感。将吊顶设计成四角圆弧处理,与门楣造型相呼应,增加展台设计的圆润度和亲和度;吊顶内部红色色块的运用,与地毯红色形成上下呼应,增加展台色彩的对比层次感。会议室整体外墙由红色色带贯穿,与整体红色相呼应,增加层次感。两侧接待台外口为弧形处理,增加展台整体圆润感和亲和力,与顶部门楣造型呼应,增加展位视觉效果的协调性。顶部门楣至接待台以红色延伸,连接为一体,更有整体感。洽谈区中间亦使用红色地毯,用于现场人流的引导,与其它地方的红色相呼应。展示墙两侧灯管对称设计,与墙体门楣延伸至接待台形成对比,使整个展台更具整体性。电视墙设计成中间红色、四周白色,该墙面的处理方式、色块分色处理、电视机摆放位置使展台更具整体性。会议室内墙利用LOGO形状和色彩进行了处理,增加展位的统一性。

 

        对于阿法格玛公司中国宝马展台的设计理念,阿法格玛公司表示主要基于其之前使用的德国宝马展台,再根据阿法格玛公司老板的要求,形成了最终实际使用的展台,即开放式的两边均可进出的展台展台整体使用红色。上方有一正方形吊顶,上面有公司名称和LOGO,使参展客户容易识别其展位。展台一边为封闭的会议室,有两个桌子的接待区,另一边为与苹果专卖店一样的吧台,用于洽谈。入口两端各有几个展示柜,用于展示产品。地面使用红色地毯。最外侧墙体为展示区,用于展示产品。封闭的会议室的外墙上有电视屏,用以介绍公司和产品。会议室顶部使用其公司产品液压管组成的光带。

 

        五、天啸公司为本案支出相关费用

        天啸公司为本案诉讼聘请律师支出律师费1万元,并进行了两次公证保全,共计支出公证费7,540元。

 

        一审法院认为,设计图纸的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应受法律保护,除法律规定可合理使用的情形外,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复制设计图纸内容的,均构成对其著作权的侵犯。

        本案中,天啸公司提交的往来邮箱后缀名、设计图纸、报价单中均含有天啸公司中英文名称或TEEYOO标识,在阿法格玛公司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该设计图属他人所有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定天啸公司为涉案设计图的著作权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

        一、天啸公司的设计图是否具有独创性从而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二、阿法格玛公司是否擅自使用天啸公司设计图搭建展台从而构成侵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

        天啸公司认为阿法格玛公司只是告知其整体设计概念和需求,涉案设计图系天啸公司自行创作的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应受法律保护。阿法格玛公司却认为天啸公司系根据其提供的平面图及德国宝马展台图片进行设计,两者构成雷同,非具有独创性的作品。一审法院认为,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只有具有独创性的外在表达才能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本案中,天啸公司设计图纸与阿法格玛公司的德国宝马展台照片及平面图确实存在一些共性之处,例如均使用了红白色为主色调,展台上方均采用了由阿法格玛公司产品灯管组成的灯带,均标注有阿法格玛公司的ALFAGOMMA、60周年等标识,墙面均安装了液晶电视机,使用了相同的展示柜,均在墙面上多排展示阿法格玛公司的产品灯管。但天啸公司作为设计方,在设计图纸时需尊重客户的要求和想法,在展台中使用电视、阿法格玛60周年标识、灯带等元素,均是阿法格玛公司向天啸公司提出的设计要求。同时,阿法格玛公司在设计前还提出需参考德国宝马展的设计风格,并向天啸公司提供了德国宝马展台现场照片,天啸公司在设计时势必要借鉴该展台的主要特点和风格,不能脱离对其参考而自行设计一套完全无关的图纸,这亦将违背阿法格玛公司的设计需求。故天啸公司使用上述与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雷同的设计元素,使两者在设计风格上具有延续性和统一性,属合理范围。

 

        天啸公司设计的最终立体效果图亦确实与阿法格玛公司发给天啸公司的平面图布局基本一致。但是阿法格玛公司交给天啸公司的平面图仅为一张由矩形、半圆形、梯形等图形构成的最基础简单的黑白平面图,而天啸公司设计立体效果图系丰富形象的立体画面,每个区域搭建构造均有立体形状、色块分布等具体细节设计,呈现出一个真实展台的雏形。故两者虽布局一致,设计展现具体内容却完全不同,并非简单复制阿法格玛公司的平面图。天啸公司依照客户要求,依照其提供的平面图进行三维仿真的立体设计,并无不妥。

        同时,将天啸公司的最终立体效果图与阿法格玛公司德国宝马展台相比对,两者在总体布局区域划分设置以及各部位细节装潢等各方面,均存在诸多不同之处。例如天啸公司展示墙的通透镂空设计,两边自上而下设有对称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四角为圆弧设计的红内白吊顶,会客区的白色苹果门店式矩形桌,配以方形吧台式黑凳,红白灯光带从顶部门楣延伸至两侧接待台与之相连,会议室白色外墙中间使用一条红色色带贯穿等,均未在阿法格玛公司之前的设计及其设计要求中涉及过,系天啸公司自己的独创性设计,两者相比差异性较大。且天啸公司对于其设计理念,尤其是上述与德国宝马展台不同的差异性细节设计理念,能进行较详细的阐述。

 

        因此,一审法院认为天啸公司在此设计图中付诸了较多其特有的创作,不仅具有实用价值,亦具有科学美感,其对于阿法格玛公司平面图布局及德国宝马展台的部分借鉴和参考,并不足以影响其作品具有其独创性。天啸公司的设计图应当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关于争议焦点之二:

        天啸公司主张阿法格玛公司擅自使用其立体效果图搭建了中国宝马展台,侵害了天啸公司的复制权。阿法格玛公司认为其设计思路来源于之前的德国宝马展台,并由其委托第三方鸿盛公司设计,并未使用天啸公司的设计图搭建展台

        一审法院认为,阿法格玛公司提交的合同没有原件,盖章模糊不清,无法证明其与鸿盛公司建立了委托设计关系。即使该合同系真实的,合同上签署日期为2017年9月26日,系在天啸公司向阿法格玛公司交付涉案立体效果图之后。阿法格玛公司亦无法证明其实际使用的设计图的创作时间早于天啸公司设计图。同时,将阿法格玛公司中国宝马展台与天啸公司的立体效果图相比对,两者除了“ALFAGOMMA”字体颜色、镂空展示墙中间的隔层数以及吧台凳颜色三处细微差别外,其余设计基本一致,两者构成实质性相似。阿法格玛公司陈述其展台的设计理念均来源于德国宝马展台,但两者在布局和诸多立体构造细节上却存在较大差异,其主张难以成立。阿法格玛公司在收到天啸公司图纸后,搭建了与天啸公司效果图高度近似的中国宝马展台

        一审法院认定阿法格玛公司擅自使用天啸公司设计图纸搭建了中国宝马展台,构成对天啸公司立体效果图的复制,侵害了天啸公司对其设计图享有的复制权。

 

 

        关于阿法格玛公司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阿法格玛公司擅自使用天啸公司设计图搭建展台,侵害了天啸公司的复制权,理应赔偿天啸公司经济损失及为维权发生的合理费用。

        鉴于双方对天啸公司损失及阿法格玛公司获利均未能举证证明,阿法格玛公司应承担的赔偿金额由一审法院根据以下因素予以酌定:天啸公司设计立体效果图的工作量,天啸公司设计中亦借鉴了阿法格玛公司平面图及其德国宝马展台的部分元素,相关展台设计市场价,阿法格玛公司侵权故意。就天啸公司主张的合理费用,其主张的律师费过高,由一审法院根据天啸公司律师工作量及相关律师费收费标准予以酌定。天啸公司主张的公证费系本案合理费用范畴,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阿法格玛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天啸公司经济损失15,000元及合理费用12,540元。

 

 

二审新证据质证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提交了德国宝马展台设计图包括平面图和立体图作为新证据,本院认为,该证据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故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

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主要的争议焦点是:

        一、被上诉人是否为涉案设计效果图的著作权人;

        二、涉案设计效果图是否为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三、一审判赔金额是否过高。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

        上诉人认为,根据在案证据不能证明TEEYOO就是被上诉人,故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就是本案涉案设计效果图的著作权人。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涉案设计图纸的左下角均标注斜置正方体及左右两边各延伸出一正方形的图标,并且该图标下方为“TEEYOO”字样;被上诉人工作人员与上诉人往来电子邮箱地址所使用的后缀均含有“TEEYOO”字样;被上诉人发给上诉人的报价单首页右上角亦有如涉案设计图纸左下角的图标及“TEEYOO”字样,并且下方还有“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TEEYOOEXPOASIAPACIFICCo.,Ltd.……”公司中英文名称及地址、电话等信息。上述证据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TEEYOO”为被上诉人所使用的商业标识。同时由于上诉人在本案中未提供相反的证据证明在涉案设计图上落款的“TEEYOO”并非天啸公司,故一审法院根据上述证据认定被上诉人系涉案设计图的著作权人并无不当,上诉人的该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设计的图纸抄袭了上诉人提供的平面图,并结合德国宝马展台的设计思路,其核心要素均来自于上诉人,严重缺乏独创性,非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不应受保护。

        对此,本院认为,著作权法不保护思想,只保护思想的表达,因此,创意和构思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虽然被上诉人的设计图参考了上诉人的平面图和德国宝马展台的部分设计理念,但该设计理念总体上属于创意和构思的范畴,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的保护范围。本案中,涉案效果图系被上诉人独立创作完成,是其智力活动的成果,且与上诉人的平面图和德国宝马展台的设计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具有独创性,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故上诉人的该节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给上诉人报价单中不包括设计费,说明被上诉人自身不认为效果图是有价值的作品,一审判决赔偿数额过高。

        本院认为,在展会或展台的设计、装潢中,设计图的制作需要设计单位投入较大的人力、物力进行大量创造性劳动才能完成,即使被上诉人报价单中未单独开列设计费一项,也并不表示涉案设计图就没有价值。但是,如前所述,著作权法不保护思想,相关公众可以自由使用他人作品中蕴含的思想,用以创作出在表达上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因此,一审法院将“上诉人借鉴被上诉人平面图及德国宝马展台”作为相关因素在确认本案的赔偿数额时予以考虑存在不妥,本院予以纠正。对于一审法院酌情认定的赔偿数额即上诉人赔偿经济损失15,000元及合理费用12,540元,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88元,由上诉人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胡 宓

审判员 易 嘉

审判员 杨馥宇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日

书记员 朱永华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15民初1461号

 

 

诉讼双方信息

        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

        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青村镇南奉公路385号9幢18车间。

        法定代表人:姚翠琴,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健,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保税区鸿海商务楼208-6,主要经营地浙江省宁波市江北投资创业中心C区开元路296号。

        法定代表人:GuidoGennasio,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泳,北京盈科(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诉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6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健、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求

        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被告:

        1、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万元;

        2、支付原告合理费用17,540元(公证费7,540元、律师费1万元)。

 

        事实和理由:

        2016年8月17日,因被告要参加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内的展会,向原告发出展台设计要求,希望原告对被告展台作出设计方案并报价。原告设计人员在收到被告提供的材料后,花费一个月时间,与被告多次沟通,反复修改方案,于2016年9月19日与被告确定最终的展台设计图。次日,原告向被告发出两套不同展台搭建的报价方案,但双方对价格未达成一致。原告遂向被告提出不得使用原告的设计图。然而,被告未经原告许可,仍擅自使用了原告设计图并通过第三方搭建了展台,侵害了原告对该设计图享有的复制权,应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故诉至法院。

 

被告答辩

 

        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主体资格和客体均存在问题。

        1、原告所谓的展会的设计图方案并非著作权意义上的作品。即使该设计图能作为作品保护,原告也不是该设计图方案的作者,不享有著作权。

         2、涉案设计图的署名人是TEEYOO,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如果没有相反证据,著作权人应是TEEYOO,而不是原告。

        3、即使作品上的署名归原告,该作品主要构思、想法及设计思路均来源于被告,与被告在先使用的2016年德国宝马展台(以下简称德国宝马展台)设计图雷同,并具有独创性。综上,应驳回原告诉请。

 

证据质证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主张及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法院认定

        本院据此确认如下事实:

        一、原、被告就展台设计的磋商过程

        2016年8月,被告因即将参加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展会,需要进行展台设计和搭建,遂就此事宜与原告进行了多次磋商。

        2016年8月17日,被告向包括原告在内的各设计公司发送邮件,告知其公司展位号为W3.401,并列出被告对展台设计具体要求,包括:1、参考德国宝马展的设计风格;2、需要会议室;3、背景墙上设置带阿法格玛软管的LED灯;4、背景墙上设置阿法格玛60周年标志;5、电视;6、不需要地板和垫高平台,只铺地毯;7、公司宣传画报需要覆盖所有墙面。同时将展位图及其2016德国宝马展台现场照片作为附件一并发送。次日,原告即开始对被告展台进行设计,并向被告索要设计中需要使用的LOGO图等。

        同年8月25日、9月1日,原告向被告分别发送初步设计方案及报价单。当月13日,被告询问原告能否根据附件提供的平面设计图制作出效果图并报价,并注明:1、需要灯光吊顶;2、只铺地毯不要地板;3、电线都从上面铺下来。该平面图显示展台区域为800cm×800cm,并绘制了展台中包含的展示区、会客区、储藏区、办公区及接待台等位置的大致布局。

        当月19日,原告将最新修改的设计方案交被告参阅并报价。次日,原告再次报价,邮件的附件中含有“阿法格玛Bauma2016烤漆报价-TEEYOO_2016.9.20.pdf”“阿法格玛Bauma2016涂料报价-TEEYOO_2016.9.20.pdf”,包含了明细报价清单及总价,且均在最后附有展台俯视图及立体效果图。后被告认为原告报价过高,双方磋商未果,故未签订书面委托设计合同,原告未进一步制作施工图等图纸,被告亦未向原告支付任何费用。

 

        二、原告公证取证被告展台现场情况

        (2016)沪浦证经字第2673号公证书载明:2016年11月24日,原告代理人与上海市浦东公证处公证人员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龙阳路2345号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对该中心内W3展厅品牌为“ALFAGOMMA”的展示区域(“baumaChina2016”展会W3.401展区)(以下简称中国宝马展台)进行拍照取证。

    

        三、原告设计图纸与被告展台照片、图纸之比对

        (一)原告图纸与被告提供给原告的平面图之比对

        原告设计的立体效果图与被告发给原告的平面图相比,均分为产品展示区、会客区、储藏室及会议室、接待台等区域,两者整体摆放布局基本一致。区别之处在于:被告平面图系由矩形、半圆形、梯形等基本图形绘制而成的黑白平面图。原告设计的为彩色立体效果图,展现出一个以红白色为主色调的三维仿真展台,在展台上方灰色矩形钢筋结构下,增加了四角圆弧处理吊顶,桌椅、门楣、接待台、会客室、展示柜、展示墙等组成部分均得以较逼真的立体呈现,并对字母、标识、贴画、产品等装潢细节进行了设计。

        

        (二)原告立体效果图与被告德国宝马展台之比对

        原告最终的立体效果图与被告德国宝马展台的共同之处在于:均使用红白色为主色调;顶部均采用了由被告产品灯管组成的灯带,其上均标注了被告“ALFAGOMMA”标识;墙面均安装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展厅内均设有多个展示柜,其中上部约三分之一为透明玻璃设计;均在墙面上多排展示被告的产品灯管。

          两者区别在于:

            1、总体布局完全不同:

        (1)原告设计的展台中间为会客区,会客区两端各依次并排陈列3个展示柜,被告德国宝马展台中间区域则由桌椅会客区和5个展示柜对半组成。

        (2)原告的会客区一侧由封闭式储藏室及会客室组成,该区域两端各设有一个较短的接待台,被告德国宝马展台相应区域为一较大的呈“J”型包围储藏室的接待台,延伸至约该区域的一半。

        (3)原告会客区的另一侧为独立的镂空展示墙,墙体与展台两边均相隔一段距离,被告德国宝马展台的展示墙为实心封闭式,与另一侧墙体相连;

        (4)原告展台布局为会客区两侧均能进出的敞开式展台,被告德国宝马展台则为三面封闭仅一侧出口的格局。

        (5)原告的展台顶部在钢筋结构矩形框架下设有一外红内白吊顶,四角为圆弧设计,被告德国宝马展台未设置该吊顶,顶部只有矩形钢筋结构框架。

 

            2、各部位细节设计不同点:

        (1)原告的产品展示墙从内外两侧均能看到展品的通透镂空设计,俯视呈梯形,两边对称设有自上而下由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中间镂空产品展示区分为由红色墙板分隔的上下两层。被告德国宝马展台的产品展示墙系在实心墙面上一矩形长条凹槽,在展示墙顶部设有灯光带,展示区没有分层。

        (2)原告会客区设有白色苹果门店式矩形桌,配以方形吧台式黑凳。被告德国宝马展台使用的是白色圆桌,配以白色方形靠背椅。

        (3)原告的两侧各有一个较短的接待台,面向展台两边外侧,外口以弧形处理,由液压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从顶部门楣延伸至两侧接待台与之相连。被告德国宝马展台无此设计,其接待台以较长的“J”型延伸贯穿于站台内部。

        (4)原告的会客区铺有红色地毯,被告德国宝马展台内未铺设地毯。

        (5)原告会议室、储藏室等封闭区域白色外墙中间使用一条红色色带贯穿,并穿过液晶电视机作为背景墙。被告德国宝马展台均为白色墙体。

 

        (三)原告立体效果图与被告中国宝马展台之比对

        两者不同之处在于:

        1、原告的灯光带及红白吊顶上标注黑色“ALFAGOMMA”字样,被告展台在同样部位标注红色“ALFAGOMMA”字样。

        2、原告的镂空展示墙中间分为上下两层展示架,被告展台只设置了一层。

        3、原告会客区的吧台凳系黑色方形,被告展台使用了白色圆形吧台凳。除此之外,两者其余的展台布局及装潢设计均基本相同。

 

        四、原、被告的设计理念

        对于原告最终效果图的设计理念,原告表示其设计理念是整体通透,对展示墙设计成内外均能看到展品的通透镂空设计,增加展台的通透感。将吊顶设计成四角圆弧处理,与门楣造型相呼应,增加展台设计的圆润度和亲和度;吊顶内部红色色块的运用,与地毯红色形成上下呼应,增加展台色彩的对比层次感。会议室整体外墙由红色色带贯穿,与整体红色相呼应,增加层次感。两侧接待台外口为弧形处理,增加展台整体圆润感和亲和力,与顶部门楣造型呼应,增加展位视觉效果的协调性。顶部门楣至接待台以红色延伸,连接为一体,更有整体感。洽谈区中间亦使用红色地毯,用于现场人流的引导,与其它地方的红色相呼应。展示墙两侧灯管对称设计,与墙体门楣延伸至接待台形成对比,使整个展台更具整体性。电视墙设计成中间红色、四周白色,该墙面的处理方式、色块分色处理、电视机摆放位置使展台更具整体性。会议室内墙利用LOGO形状和色彩进行了处理,增加展位的统一性。

 

        对于被告中国宝马展台的设计理念,被告表示主要基于其之前使用的德国宝马展台,再根据被告老板的要求,形成了最终实际使用的展台,即开放式的两边均可进出的展台。展台整体使用红色。上方有一正方形吊顶,上面有公司名称和LOGO,使参展客户容易识别其展位。展台一边为封闭的会议室,有两个桌子的接待区,另一边为与苹果专卖店一样的吧台,用于洽谈。入口两端各有几个展示柜,用于展示产品。地面使用红色地毯。最外侧墙体为展示区,用于展示产品。封闭的会议室的外墙上有电视屏,用以介绍公司和产品。会议室顶部使用其公司产品液压管组成的光带。

 

        五、原告为本案支出相关费用

        原告为本案诉讼聘请律师支出律师费1万元,并进行了两次公证保全,共计支出公证费7,540元。

 

        当事人对以下证据和事实存有争议,本院认定如下:

        一、就原告主张的设计图的权属问题,原告提供了双方关于设计图纸的往来邮件以及其设计的多张立体效果图,被告虽确认往来邮件的真实性,但认为原告主张的设计图署名为TEEYOO,故该设计图的著作权人不是原告。本院认为,在原告发送给被告的邮箱后缀、附件报价单名称及报价单上均含有TEEYOO标识,在报价单上还注明了原告的中英文名称,其英文名称中亦含有TEEYOO。在双方往来磋商过程中,被告也从未对TEEYOO是否指代原告及设计图的权属问题提出过异议。在被告未提供相反证明的情况下,本院认定设计图署名TEEYOO即指代原告,原告系涉案设计图的著作权人。

 

        二、为证明被告中国宝马展台的设计图来源及报价,被告提交了其与案外人上海鸿盛展览展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公司)签订的一份委托设计搭建展台的合同,但称该合同系通过传真方式签订,无法提交原件,原告对此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该份合同无原件,且合同上鸿盛公司的盖章模糊不清无法辨认,故对该合同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亦无法证明被告与鸿盛公司签订合同并委托其设计搭建展台。

 

        三、为证明原告参考被告在先使用的德国宝马展台设计,其图纸与德国宝马展台雷同而不具有独创性,被告举证了其德国宝马展台现场照片及多张设计图纸等,但原告否认收到过该展台的设计图。本院认为,从原、被告公证取证的邮件内容显示,被告曾向原告发送过德国宝马展台的现场照片,但邮件中并未显示有该展台的设计图,被告也无其它证据证明其向原告发送过德国宝马展台的具体设计图纸,故对于其主张原告收到该德国宝马展台设计图,本院不予认可。至于原告图纸是否与德国宝马展台构成雷同,还需通过比对予以判断。

 

        本院认为:设计图纸的著作权人对其作品依法享有的著作权应受法律保护,除法律规定可合理使用的情形外,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复制设计图纸内容的,均构成对其著作权的侵犯。本案中,原告提交的往来邮箱后缀名、设计图纸、报价单中均含有原告中英文名称或TEEYOO标识,在被告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该设计图属他人所有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原告为涉案设计图的著作权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

        一、原告的设计图是否具有独创性从而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二、被告是否擅自使用原告设计图搭建展台从而构成侵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

        原告认为被告只是告知其整体设计概念和需求,涉案设计图系原告自行创作的具有独创性的作品,应受法律保护。被告却认为原告系根据其提供的平面图及德国宝马展台图片进行设计,两者构成雷同,非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本院认为,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只有具有独创性的外在表达才能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本案中,原告设计图纸与被告的德国宝马展台照片及平面图确实存在一些共性之处,例如均使用了红白色为主色调,展台上方均采用了由被告产品灯管组成的灯带,均标注有被告的ALFAGOMMA、60周年等标识,墙面均安装了液晶电视机,使用了相同的展示柜,均在墙面上多排展示被告的产品灯管。但原告作为设计方,在设计图纸时需尊重客户的要求和想法,在展台中使用电视、阿法格玛60周年标识、灯带等元素,均是被告向原告提出的设计要求。同时,被告在设计前还提出需参考德国宝马展的设计风格,并向原告提供了德国宝马展台现场照片,原告在设计时势必要借鉴该展台的主要特点和风格,不能脱离对其参考而自行设计一套完全无关的图纸,这亦将违背被告的设计需求。

        故原告使用上述与被告德国宝马展台雷同的设计元素,使两者在设计风格上具有延续性和统一性,属合理范围。

 

        原告设计的最终立体效果图亦确实与被告发给原告的平面图布局基本一致。但是被告交给原告的平面图仅为一张由矩形、半圆形、梯形等图形构成的最基础简单的黑白平面图,而原告设计立体效果图系丰富形象的立体画面,每个区域搭建构造均有立体形状、色块分布等具体细节设计,呈现出一个真实展台的雏形。故两者虽布局一致,设计展现具体内容却完全不同,并非简单复制被告的平面图。原告依照客户要求,依照其提供的平面图进行三维仿真的立体设计,并无不妥。

 

        同时,将原告的最终立体效果图与被告德国宝马展台相比对,两者在总体布局区域划分设置以及各部位细节装潢等各方面,均存在诸多不同之处。例如原告展示墙的通透镂空设计,两边自上而下设有对称灯管组成的红白灯光带,四角为圆弧设计的红内白吊顶,会客区的白色苹果门店式矩形桌,配以方形吧台式黑凳,红白灯光带从顶部门楣延伸至两侧接待台与之相连,会议室白色外墙中间使用一条红色色带贯穿等,均未在被告之前的设计及其设计要求中涉及过,系原告自己的独创性设计,两者相比较差异性较大。且原告对于其设计理念,尤其是上述与德国宝马展台不同的差异性细节设计理念,能进行较详细的阐述。

 

        因此,本院认为原告在此设计图中付诸了较多其特有的创作,不仅具有实用价值,亦具有科学美感,其对于被告平面图布局及德国宝马展台的部分借鉴和参考,并不足以影响其作品具有其独创性。原告的设计图应当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关于争议焦点之二,

        原告主张被告擅自使用其立体效果图搭建了中国宝马展台,侵害了原告的复制权。被告认为其设计思路来源于之前的德国宝马展台,并由其委托第三方鸿盛公司设计,并未使用原告的设计图搭建展台。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合同没有原件,盖章模糊不清,无法证明其与鸿盛公司建立了委托设计关系。即使该合同系真实的,合同上签署日期为2017年9月26日,系在原告向被告交付涉案立体效果图之后。被告亦无法证明其实际使用的设计图的创作时间早于原告设计图。同时,将被告中国宝马展台与原告的立体效果图相比对,两者除了“ALFAGOMMA”字体颜色、镂空展示墙中间的隔层数以及吧台凳颜色三处细微差别外,其余设计基本一致,两者构成实质性相似。被告陈述其展台的设计理念均来源于德国宝马展台,但两者在布局和诸多立体构造细节上却存在较大差异,其主张难以成立。被告在收到原告图纸后,搭建了与原告效果图高度近似的中国宝马展台。

        本院认定被告擅自使用原告设计图纸搭建了中国宝马展台,构成对原告立体效果图的复制,侵害了原告对其设计图享有的复制权。

 

        关于被告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被告擅自使用原告设计图搭建展台,侵害了原告的复制权,理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维权发生的合理费用。鉴于原、被告对原告损失及被告获利均未能举证证明,被告应承担的赔偿金额由本院根据以下因素予以酌定:原告设计立体效果图的工作量,原告设计中亦借鉴了被告平面图及其德国宝马展台的部分元素,相关展台设计市场价,被告侵权故意。就原告主张的合理费用,其主张的律师费过高,由本院根据原告律师工作量及相关律师费收费标准予以酌定。原告主张的公证费系本案合理费用范畴,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判决

     综上,被告擅自使用原告具有独创性的设计图纸作品,构成对原告复制权的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四)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十一条第四款、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5,000元、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12,540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88元,由原告上海天啸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负担441元,被告阿法格玛(宁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1,04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杜灵燕

人民陪审员  李加平

人民陪审员  黄文雅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日

书 记 员  钱丽莹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三条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

……

(四)美术、建筑作品;

……

第十条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

(五)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

……

第十一条……

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第四十八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

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

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第二十五条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

第二十六条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留言